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他山之石

靠腐败支撑的“幸福”必然坍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芈大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浏览次数:483      发布时间:2018-06-4 14:51

  2016年12月2日,对于芈大伟来说是难忘的一天。他没想到,在这天上午,中国移动贵州有限公司召开的干部任免大会上,他的职务由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变成了贵州移动资深经理,结束了他在贵州移动长达六年的“掌舵”生涯。他更没想到,当天他在送领导去机场的路上被省纪委调查组带走。

  其实,他“没想到”的结局,从他第一次走上歧途就已注定。

  “我对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非常痛恨,深感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我罪有应得。”审查期间,芈大伟痛哭流涕。

  忘记嘱托,和老板朋友纸醉金迷

  1958年,芈大伟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里,他在家里四兄弟中排行第三,父母经常教育他们兄弟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不做坏事,长大做有用之人。芈大伟的父亲在晚年时,特意将珍藏多年的全国劳模纯金质奖章和一直用的上海牌手表传给了他,告诫他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党的培养。家庭的教育使得芈大伟更加刻苦努力。参加工作以后,他从最基层的通信机务员干起,经过20多年摸爬滚打,在2010年11月,成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实现了自己憧憬多年的“一把手”之梦。

  前期刚当上领导干部时,芈大伟工作废寝忘食,一心扑在事业上,取得的工作成绩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但随着职务的升迁,芈大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偏移,逐渐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生活。

  每当到了夜晚,结束一天工作的芈大伟经常与老板“朋友”们相聚在高档KTV和酒楼会所里把酒言欢,在麻将桌上挥金如土,每天输赢都在万元以上。久而久之,芈大伟迷恋于你来我往的吃请中,甚至对老板安排的“特殊服务”也来者不拒,把其看作兄弟情深的体现,在不知不觉中,芈大伟钻进了企业老板用金钱、人情和关系编织的牢笼中。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小洞不补、大洞吃苦”。和众多落马官员一样,芈大伟正是在小事、小节上放松了警惕,思想上麻痹大意,最终没能守住清正廉洁的底线,滑入腐败深渊。

  2002年,时任贵州移动公司副总经理的芈大伟收到了第一笔70万元贿赂款,面对巨额钱财,芈大伟一夜未眠,苦苦思考:“我帮他们的忙,也要承担一定风险,承担风险就要有回报。”经过一夜的思想挣扎,芈大伟忘记了父母的殷殷嘱托,忘记了多年来组织的培养与教育;一念之间,芈大伟丢掉了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被贪欲所俘获、驱使。

  理想信念的崩塌、错误思想的引导,使芈大伟立下“拿钱才能办事,帮忙要有回报”的处事规则,从2007年至2016年近十年的时间里,他利用手中的职权为所谓的老板“朋友”在承接项目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企业老板贿赂人民币1060万元、美金2万元。

  钱财诱惑,兄弟齐奏贪腐“交响曲”

  金钱为芈大伟一家三口带来了“富足”生活,据芈大伟的妻子胡某某交代:“最近十年,家里生活、旅游、购物等每年花销平均在20万元左右。儿子大学期间就花费了30万元,参加工作后每月还要给其万余元的零花钱。”

  每当回到家中,看到“幸福”的妻儿,面对收受的不义之财,芈大伟不但没有感到不安,反而开始想着如何利用手中的职权“照顾”自己的哥哥。

  芈大伟家中四兄弟,除四弟外,大哥芈某明,二哥芈某平均已退休,家庭条件相对差一些。在家中,芈大伟的职务最高,兄弟们都把他当成家中的“大哥”看待,芈大伟用尽一切手段去帮助家人共同“致富”。

  “要送给我的好处费,给我或我哥都一样,我们是一家人。”芈大伟将自己的哥哥芈某明和芈某平介绍给敖某等企业老板认识,要求企业老板带着自己的哥哥做事,“照顾”好他们。“一方面,可以由自己哥哥出面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和职务影响为企业老板谋取不当利益;另一方面,收取的‘好处费’又能解决家中成员资金方面的困难。”在芈大伟的刻意谋划下,芈某明和芈某平就成了不法商人获取移动公司项目工程的“尚方宝剑”。

  这时,“要工程找某明,遇困难喊某平”成为敖某等不法商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只要遇到有关移动公司的工程项目,敖某等都会将两把“宝剑”请出来,靠“耍剑”轻松地取得项目,而芈某明和芈某平更是乐此不疲,甚至主动当起“传声筒”,直接向芈大伟“传达”老板们的要求。通过此种方式,芈某明、芈某平与不法商人勾结,利用芈大伟的影响力直接获取多个工程项目,通过收取好处费、领空饷等方式牟利500余万元。

  芈大伟正是在“亲情”的外衣下,被他的家人一步步推向悬崖的边缘。而他的家人,也将面对高墙铁窗,痛苦反思。

  带坏一方,企业政治生态被毁

  作为国有企业一把手,芈大伟本应该履行好单位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管好班子、带好队伍,但其早已在自己立下的权钱“交易规则”中烂了“根”,丢了“魂”,做起了“两面人”,台上铿锵讲反腐、台下偷摸搞腐败,对单位党风廉政建设和干部中存在的苗头性问题不管不问,当起了“甩手掌柜”。

  在芈大伟的带动下,公司部分干部上行下效,纷纷在“捞钱”上有恃无恐。最终,贵州移动公司6名中层干部因犯受贿罪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政治上,党的先进性被侵蚀,党的战斗力被削弱,政治生态遭到破坏;思想上,班子队伍不稳、员工人心涣散;发展上,企业形象受损,公司持续健康发展受到重大影响。”谈到芈大伟对单位发展和干部职工士气的伤害,贵州移动公司自上而下无不痛心而又气愤。

  “由于自身不正,导致公司6名中层干部被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行业影响、对干部员工的影响。这种影响的荼毒很长一段时间都消除不了,危害之深是无法衡量的。我现在反思,无地自容,做‘两面人’的结局是自食其果,愧对组织,害了自己又害家人……”芈大伟悔之晚矣。

  2017年1月,芈大伟被撤销政协第十一届贵州省委员会委员资格。2017年10月,经贵州省纪委常委会审议并报省委批准,给予芈大伟开除党籍处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按照规定给予芈大伟行政开除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主办单位:中共兴化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兴化市监察局   苏ICP备16064275号
Copyright © 2005-2016 www.xhlz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Produced By Kimn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