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事快递

为政治生态精准画像——关于巡视中政治生态研判有关问题的研究与思考

      浏览次数:64      发布时间:2018-08-9 08:55

日前,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的14个省区反馈情况公布,其中多地政治生态存在问题。如,辽宁省修复政治生态任务还很重、黑龙江省政治生态尚未根本好转、湖南省政治生态一度遭到严重破坏、河北省整治政治生态着力不够。

党内政治生态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党的事业兴衰成败。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全面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坚决纠正各种不正之风,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不断增强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因此,准确研判被巡视地区政治生态环境,从而精准发现存在问题,是巡视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近日,江苏省委第八巡视组结合巡视工作中有关政治生态研判的具体情形进行梳理,在总结问题及成因的基础上,提出进一步精准发现区域政治生态问题的思考。

政治生态研判中的难点问题

研判指标不统一。为了避免政治生态评价千人一面,无法刻画问题程度和演变的趋势,各地区在巡视工作中都探索构建了不同的研判指标体系,力求通过可观测、可量化的简练指标对被巡视地区政治生态作出评估,为研判结果提供数据支撑。在各地区的巡视实践中,有的把政治生态研判指标界定为“政治纪律、政治功能、工作作风、廉洁自律、选人用人、组织生活、意识形态、两个责任”;有的归集为“四个意识、关键少数、责任落实、用人风气、腐败问题、干部作风、纪律执行、政治文化、群众评价”;还有的将研判指标缩减为“政治生态主体表现、制度机制执行、环境绩效影响”,路径不同,指标各异。

研判内容等同巡视。《中央巡视工作规划(2018—2022年)》对巡视工作指导思想作出规定,要求“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夯实党执政的政治基础。”这为巡视过程中开展政治生态研判提供了根本遵循。然而,由于巡视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人员少,巡视工作本身就是围绕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和全面从严治党查找问题,一些地区在实践中常常会把政治生态研判与巡视合二为一,不单独进行政治生态研判,将巡视发现的问题作为政治生态存在的问题,把巡视报告简缩为政治生态评价报告。

研判结果无法运用。虽然各地区都将政治生态研判作为深化巡视的重要手段,但从当前各地区巡视反馈的情况看,政治生态研判结果较少公布,即便偶有涉及,也未能对被巡视地区政治生态作出等次评定。客观上看,地方巡视有关政治生态的反馈情况,既无法让上级部门和社会公众对被巡视地区政治生态情况平行比较,也不利于被巡视地区纵向掌握、对标整改。

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政治生态“内涵”不明晰。目前,对“政治生态”内涵还没有完全一致的界定。有的从政治主体的视角进行阐述,认为政治生态是处于特定政治环境影响之下的政治主体的“生存方式,养成的政治习性,生存和发展的状态”;有的将生态学理念引入政治学,认为政治生态具体是指“一定社会范围内政治个体间、政治个体与政治生活环境间的相互作用”;还有的从系统论和反映论的观点出发将政治生态定义为“是一个地方或一个领域政治生活现状以及政治发展环境的集中反映,是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综合体现”。政治生态内涵外延的扩展,使得不同地区基于自身的理解,构建出了不同研判指标体系。

研判与巡视关系未厘清。无论是巡视规划、巡视条例还是各地区的实施办法,都没有对巡视过程中如何开展政治生态研判作出具体规定。加之政治生态研判的内容贯穿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和全面从严治党,与巡视关注的重点内容有诸多交集,很容易让巡视组把政治生态研判等同于巡视。

研判结果很难验证。无论是评估还是描述,政治生态研判结果更多的是对被巡视地区当前政治生态情况的判断,由于研判的依据大多是主观感受,又缺乏横向、纵向比较,无法对被巡视地区作出面上的等级评定,加之政治生态研判结果直接关系到对被巡视地区党委(党组)及班子成员的整体评价,故而实践中,巡视组会以无法比较、拿不太准为由避免作出等级评定或量化打分。

准确研判政治生态的对策建议

厘清主体构成——关键少数与群体风气。党内政治生态的主体应当包含各级党组织的主要领导、班子成员和全体党员干部。研判工作要紧盯主要领导,突出关键少数,要始终将党委(党组)领导班子作为研判“政治生态”的主要对象。然而,政治生态研判绝不仅仅是针对领导班子这一“关键少数”,而是对全体党员精神面貌工作风气的面上描述,研判指标可以是点、甚至是线,但研判结果一定是对被巡视地区(单位)党组织整体健康状况作出的判断,不能只谈关键少数,也不能只谈某一项工作。研判指标可以有差异,但核心指标和观测点要包含以下几方面:一看政治意识强不强,这是衡量党内政治生态优劣的核心指标。包含忠诚度、敏感性、执行力和价值观。二看清廉程度高不高,这是衡量党内政治生态好坏的关键指标。包含干部群众的收入比、官员财产的透明度、贪腐案件的发生量。三看用人风气正不正。选人用人导向是从政环境的风向标,是政治生态的重要“湿地”。包含初始提名的主渠道、考察程序的规范性、提拔任用的认可度。四看党内生活严不严,这是防范从政环境污染,及时纠正、修复政治生态的基础。包含政治生活制度的执行程度、批评的深刻程度、班子的凝聚程度。五看政商关系纯不纯,这是衡量一个地方(单位)党内政治生态优劣的重要标尺。包含政府办事的效率状况、企业办事的成本状况、政企相互的沟通状况。六看社情民意好不好,这是政治生态在社会生态中的现实反映,是评判政治生态好坏的最直观指标。包含人民群众幸福感、党风廉政建设满意度、矛盾纠纷调解率。

关注趋势走向——纵向分析与平行比较。根据研判指标体系得出的定量研判结果,需要结合一个地区(单位)一段时间以来政治生态历史演变、政治生活现状和未来发展特点整体把握。如,在对江苏建湖县、滨海县、射阳县政治生态进行研判时,巡视组既关注当前的研判结果,又对三个县党的十八大以来政治生态情况进行了纵向分析,分别作出了“平稳向好”“总体趋好”“持续转好”的趋势判断。此外,在确定等次时需要横向确立参照对象,不能简单地以某一分数线作为“好”与“不好”的分界线。要通过对同一系统、同一区域的同类型单位政治生态进行评估,获得面上评价定量数据,再根据被研判单位的得分,设定不同等级阈值,最终做出等次评价。

协同两者关系——同步开展与重点深化。巡视过程中开展政治生态分析研判,既不能将两者合二为一,也不能将两者孤立隔离,更不能认为政治生态分析研判就是巡视的简缩版,而是要在巡视基础上,把分析研判贯穿巡视的全过程,相互印证,作为发挥巡视标本兼治战略作用的又一次升华。政治生态研判不能简单地罗列巡视发现的问题,要重点分析巡视发现问题背后的病灶病因,以及“三大问题”与相关系统问题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情况,进而提出相关建议,重在解决被巡视党组织存在的系统性、机制性问题。政治生态研判结果要作为向领导小组汇报的重要内容之一,研判发现的问题要写入巡视反馈报告一并向被巡视党组织反馈,并作为相关部门监测预警该地区(单位)政治生态情况的关键指标。(江苏省委第八巡视组组长 陈照煌)

主办单位:中共兴化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兴化市监察局   苏ICP备16064275号
Copyright © 2005-2016 www.xhlz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Produced By Kimnsoft